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色遥看的博客

一番小雨过后,地上似乎有一抹隐隐泛出的青青之痕,便是早春的草色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语文试卷里那些“诡异的光”,兼议鲁迅为什么“跪”  

2017-06-22 21:48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草色遥看写在前面的话
        高考语文试题无疑对中小学语文教学起着导向性作用,考生语文能力的培养确实是长期的、循序渐进的积累过程。阅读题恰恰是对考生识记、理解、分析综合、鉴赏评价、表达应用和探究六种能力的全面考查。
        那么,语文命题就特别需要谨慎和科学。考题材料不仅要典范,贴近考生生活实际,还要与时俱进,有时代气息。
        由于文学作品的多元化特点,文本自身的衍生过程,阅读题既要探讨作者的创作背景和创作意图,又无须拘泥于原作者创作意图而设置标准化答案,既要规范,又要有弹性,不要忽略考生的创造性解答,言之成理即可。
        然而,孔子云“过犹不及”,任何游离于原题之外,不切实际,不着边际地对文本架空、作过度解读,不仅荒谬可笑,更是对作品作者的一种伤害......
语文试卷里那些“诡异的光”,兼议鲁迅为什么“跪”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        通过这种调侃式的对话,我们不难发现存在于语文阅读课上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现状。按照这种思维模式,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发问:《小抄写员》“抄出了什么?”《火烧云》“烧出了什么?”《挑山工》“挑出了什么?”《女娲补天》“补出了什么?”《斑羚飞渡》“飞出了什么?”《望庐山瀑布》“望出了什么?”

2017年高考的大幕已经落下,但相关话题的热度仍未消减。这些日子,浙江省语文高考阅读试题《一种美味》火了。文章写的是一户贫困家庭用巴掌大的“草鱼”和豆腐熬汤,最终锅里的草鱼蹦到了地上,“眼里闪着一丝诡异的光”。而阅读理解的最后一题,正是要求考生对“诡异的光”进行理解。因很多考生把握不准答案,考完之后纷纷到文章原作者巩高峰的微博里发消息请教。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作为作者的巩高峰这样回复:求大家别再催我了,标准答案没出来,我怎么知道我想表达什么?我哪里知道结尾有什么意义?

此言一出,立刻引爆舆论,甚至有人戏称,十年寒窗,竟然败给了一条草鱼!

真让人感慨良多甚至又有些啼笑皆非。别说高考,就连现在的中考甚至小升初考试,阅读理解和作文都是拉开分数的“大项”,所以成为最吸引眼球的部分实在不足为奇。回到主题上来——就在出题者将《一种美味》的“标准答案”公布于众时,巩高峰也展示了自己的答案,结果与“标准答案”还是有一定的“差距”,最后得了百分之八十的分。用巩高峰自己的话说,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没想过意义,也没有刻意用技巧和词语体现什么,甚至没想过这样结尾会有什么好处。

语文试卷里那些“诡异的光”,兼议鲁迅为什么“跪”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
其实,这样的例子已经屡见不鲜。但如果把所有的苛责都抛向出题者,显然有失公道。作者写出来的文章,版权归本人所有这是毫无争议的,但从一定层面上来说,发表之后便属于“公共资源”,只要适合,是能拿来作为阅读试题并可供人分析品鉴的。如若不然,岂不是所有的阅读理解都要作者本人亲自设计题目?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出题者首先是阅读者,所以,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设计题目,无可厚非。

众所周知,到了初中尤其高中阶段,阅读理解题更具丰富性,考察的主要是学生的赏析品悟能力、思维能力以及审美能力,看的是综合的语文素养,而这个尺度的把控很大程度上掌握在出题者手中。我们欣喜地发现,如今的题目更加开放、更加多元,在人生观正确、价值观无误的前提下,答题者能够自圆其说,就应该认定为有效答案,而从前那种八股式套用“标准答案”的路子早已经走不通了。这,无疑是一种进步。

只是,无论出题者还是答题者的过度解读,于作品和作者而言,都是一种伤害。孔夫子的“过犹不及”,用在这里形容此种情况也足够恰当。

语文试卷里那些“诡异的光”,兼议鲁迅为什么“跪”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
本人从事语文教学也有些年头了,对于文本的“过度解读”现象也多有关注。那次,听一节公开课,老师讲的是《我的伯父鲁迅先生》,其中有这么一句:“他们把那个拉车的扶上车子,一个蹲着,一个半跪着,爸爸拿镊子夹出碎玻璃片,伯父拿硼酸水给他洗干净。他们又给他敷上药,扎好绷带。”老师引导学生深入思考:从“跪”这个字体会到什么?鲁迅的这一“跪”,跪出了什么?学生纷纷开悟,小手如林:“我从‘跪’字体会到鲁迅先生对劳苦大众的同情。”“鲁迅跪出了对旧社会的无奈,对新中国的渴望……”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让我们用常识判断当时情景吧,鲁迅跪着为坐在地上的车夫包扎,当是为了方便操作而已吧。如若不然,面对脚底流血、急需救助的车夫,先生在救助之前,难道还要先思考一下究竟摆一个什么样的pose表达情感才好?我甚至想,如果当时鲁迅先生蹲着为其包扎,老师是否要这样问:先生这一“蹲”,蹲出了什么?

想到前几年网络上流行的一个段子。

鲁迅:“晚安!”

老师:“晚安”中“晚”字点明了时间,令人联想到天色已暗,象征着当时社会的黑暗。而在这黑色的天空下人们却感到“安”,侧面反映出人民的麻木,而句末的感叹号体现出了鲁迅对人民麻木的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”。

鲁迅:“我就是困了。”

语文试卷里那些“诡异的光”,兼议鲁迅为什么“跪”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
  虽是笑话,但通过这种调侃式的对话,我们不难发现存在于语文阅读课上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现状。按照这种思维模式,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发问:《小抄写员》“抄出了什么?”《火烧云》“烧出了什么?”《挑山工》“挑出了什么?”《女娲补天》“补出了什么?”《斑羚飞渡》“飞出了什么?”《望庐山瀑布》“望出了什么?”

……

不妨把目光投向远处。资料显示,法国阅读考试包含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书面描述作者的观点和写作方式,有时要比较两个作者的作品;另一方面是口语考试,学生准备十分钟的文章进行介绍,之后是考官十分钟提问。由于阅读理解没有标准答案,所以同一份试卷通常要多名教师批阅,所耗费的人力成本相对较高。

当然,国情不同,考试的方式以及命题的方向也应不同。但是,我们是否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呢?那就是在正确把握文本内涵时,在考察学生阅读方法和阅读深度时,在提升学生文化识别力和创造力时,能够给他们足够发挥的空间又不使其产生曲高和寡,“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”的无力感,不要再让他们的思考闪着“诡异的光”。

在课程改革风起云涌的今天,这一切,对于师者,学者,试题命制者来说,都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。幸好,我们已经出发了。

语文试卷里那些“诡异的光”,兼议鲁迅为什么“跪”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