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色遥看的博客

一番小雨过后,地上似乎有一抹隐隐泛出的青青之痕,便是早春的草色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文人群纪律 (刘诚龙撰文)  

2016-01-18 00:49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文人群纪律    (刘诚龙撰文)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        文人多半是独夫名贼。文人在著文章以盗世名,阁下真以为那情景会有红袖添香?敲一个字,便嗯啊给你贴个kiss,那是局外人疑起个味。画画倒有可能,苏曼殊挥毫运笔,旁有绿裙红唇女,给扇风,给挠痒,给挽袖露出纤纤藕臂,苏画家便无比亢奋,头濡彩墨,乱滚宣纸,末了,叫女娥嘟长嘴,鹅毛笔蘸唇上胭脂,再往画面点睛点绛唇。作文哪有这般孟浪的?文人是要独署名的,故谓独夫,合署大名的也有,要不是博士弄学术,博导加名,要不是秘书作文章,领导加署,那情景至多也是一人入室做贼,一人外边放哨。多半时候,文人视文章为正房妻,不容他人染指。作起文,把门都关死的,婆娘进来搞卫生(创作室比狗窝而不如的),也被文人咕咕噜噜一顿骂,骂得黄脸婆哭兮兮,甩门而走。
  文人独来独往还独酌,要当名贼,非做独夫不可,一个人搜肠枯肚,一个人焦头烂额,一个人烟熏茶灌,一个人捶胸顿足,一个人面壁向隅,一个人鬼哭狼嚎,一个人手舞足蹈。抬竹竿要两个人,斗地主要三个人,搓麻将要四个人,茶三酒四,吆五喝六,杂七杂八,都与文人闭门造文无涉,背对背学大寨,胯对胯忙二胎,文人作文与此不相类。
文人群纪律    (刘诚龙撰文)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        文人也是人,人皆群居动物,文人自不例外。文人若是大作告成,若是半途停电,若是难产而产,若是便秘终毕。乃破门而出,乃仰天哭笑;然后是,披头散发,也想呼朋唤友去弄扁舟;面黄肌瘦,也想大呼小叫去喝花酒。“昔日游处,行则连舆,止则接席”,好多文人路上穿线也似,如鱼贯,如鸭归;归来了,馆子里坐起,“觞酌流行,丝竹并奏,酒酌耳热,仰而赋诗。”电线乱搭,叫作死;词语乱搭,叫作诗。一首诗几个词语?倒是可你接一句,我续一句,好比种洋芋,一人挖土,一人施粪,一人埋种——诗是可以美人磨墨,集体创作的。清人李斗其扬州群谓:“到会期,于园中各设一案,上摆笔二,墨一,端砚一,小注一,笺纸四,诗韵一,茶壶一,碗一,果盒茶食盘各一。”
        文人常是寂寞难耐,群聚发癫,“夫士必有所聚,穷则聚于学,达则聚于朝,及其退也,又聚于社,以托其幽闲之迹,而忘乎阒寂之怀。”魏晋时节,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王戎及阮咸,闲着也是闲着,闲着便生非,电话打个不歇,微信发个不停,今日之东,明日之西,这回聚首青山叠叠,下回约好碧水悠悠,有酒的拿酒,有菜的拿菜,有饼干的有橘子的,各拿所有,一起凑起来AA制,打平伙。这个文人群,人员是固定的,外人是参不进的。“颍川钟会,贵公子也,精练有才辩,故往造焉”,七人社里的文人,没一个理他,啤酒都不让他喝一口,让钟会讨个没趣,落荒而逃,背后又传来奚落声:“何所闻而来?何所闻而去?”钟会反讽:闻所群而来,问所群而去。这个竹林七贤群,他加不进,他不加了。
    不过有些文人群,加他个矮子鬼,加他作甚?明末清初,有黄明者,没考起公务员,便一个个打电话,喊了六个小文人,组成了六人社,群活动组都是定点的,一起租了间活动房,“乃当县治西共营一寓”,每次搞活动都在这里搞,穿的都是秀才制服,“留儒衣冠于其侧”,搞的是什么活动?“结社课文”,课文都是四书五经,“既退,以月课互相批阅,绝无假借。”虽则事后,“则沽酒尽饮,翌明各理归棹。”兄弟,这般文人群,你想参加吗?打死我也不去,虽则有酒喝,然其活动内容会让人气死。读了十多二十年人教社、湘教版教材,你还没读足?还没倒胃?文人搞聚会,就是想好耍,聚会也西装革履,要穿戴整齐,正儿八经上课,你想去?要去你去,我不去。
文人群纪律    (刘诚龙撰文)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    文人建群,当是好耍,同志曰群,声气相孚。三五个人,顶多七八个人,够了。多了便滥了,便不好耍了。六人社本来是人员恰恰好的,奈何每次活动都是八股,我不参加。明朝有个著名的复社,“是时江北匡社,松江几社,莱阳邑社,浙东超社,浙西庄社,黄州质社,与江南应社,各分坛坫,天如乃合诸社为一。”这就是复社。分社多好,要合起来干嘛?几百人的群,一开机便是叽叽咕咕,便是滴滴答答,要响老半天,是为增人气是不?这个文人群,逢人便拉人,还给群副官分派任务,每人得拉多少人,结果弄得群格外壮大,后来有好事者统计:南直隶234人,浙江168人,江西123人,湖广64人,福建40人,山东20人,广东14人,河南、山西、四川、贵州,分别是8人、4人、3人与1人,共计是680人。何止680啊?后来人拉人,群拉群,多到2000多人。
    这么多人,耳朵嘈死个人。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你知道其人甚样?若有人在其中口无遮拦,乱讲乱说,另一人告发了去,那害死人,“如吾乡之金五贞,岂非门墙之一大患哉?”人多了,当然有优势,在县报市报发表篇文章,发到群里,叫群友转发,点击率嗖嗖嗖嗖,猴子爬树,噌的上去了。只是弊大于利,闹腾腾嘈耳朵是小事,若多有几个“叛道负友之小人”,比如“吾乡之金吾贞”,那可害得咔咔响。复社后来果然日子不好过,有托名徐怀丹者,著了一篇檄文(也是稀文喔),给复社定了十大罪,每一罪若让皇法认定,那是要掉脑壳的,如一曰僭拟天王,如二曰妄称先圣,如三曰煽聚朋党,如四曰妨贤树权,如六曰招集匪人,如六曰搞三俗,伤风败俗,如七曰谤讪横议……“太仓民陆文声(化名?文人之声?)疏言:风俗之弊,皆起于士子,因参太仓庶吉士、前任临川知县张采,倡立复社,以乱天下……”我靠,一条罪状若横加上了,哪一条不让几个人脑壳落下脖子?
文人群纪律    (刘诚龙撰文)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    文人建群加群入群拉群,不能乌鸦黄雀猫头鹰,什么鸟都让拉来都让进,进来了,只抢红包不发红包,也玩不下去。明朝杨士奇建了个“真率会”,此会有约,“约十日就阁中小集,酒各随量,肴至一二味,蔬品不拘举,为具简而欢数也。”这才是领会了建群真谛。要那多人干嘛?1234567,够了,今日到你家,明日到我家,不用山珍海味,米饭管饱,蔬菜管够。
  还得有规矩,第一条是“真率”,以真率而聚首,据说始于宋,后代文人每建群,多以真率为要约,也以真率为群名。尤侗当群主,群未建,纪律先行,纪律总其要,也是真率两字:“见只一揖,夏之日,不衣冠则拱,不看席,不告茶,不举杯箸。后至不迎,先归不送。”要不要车子来接?“虽迎送,不远”,蛮远的自己打的来;来了,“客或静坐,或高卧,或更衣小便,主不陪。主无文,仆亦朴,不扇,不帚,不巾栉,无责焉。虚文者罚。”
    好,这个好。穿背心,穿睡衣,不管,姿势横七竖八,不管;要去山旮旯撒尿,群主不奉陪;各姿各态,各随各意,但有一条噢,若虚文假醋,若自吹自擂,得罚红包让大家抢。这些纪律都在说“是”,可是纪律多须说“不”,尤侗给群明标的负面清单有三:“一、不谈官长;二、不谈阿堵;三、不谈帷薄事。”
  其实首条何用多言?去了第一条,鄙人以为还得加一条。“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。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”文人群搞山水聚会,不得带红颜;带了红颜的,也得列坐其次,不得因此地有崇山峻岭,而独带红颜往茂林修竹深处去。
文人群纪律    (刘诚龙撰文) - 草色遥看 - 草色遥看的博客
 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